天涯羁旅客,南山不归舟。
 

【云亮】Blossom.

  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溜进室内时,诸葛亮醒了。

 

 空气静谧,清浅的鼻息浮动,隐约几许鸟鸣。阳光落下来,照亮了空气中细小的浮尘,地板上被窗棂切割成不规则的阴影。偶尔流落的一抹暖黄不经意间吻上枕畔的栗色发梢,莹润而柔和的金色光晕。

 

 诸葛亮侧过头去。他还睡着,阳光深处的侧脸安详秀气,似乎睫毛也纤毫可数。清凉的呼吸浮动彼此的发丝,衍生出的脉脉情绪,辗转着沉入日影的薄温,纷繁的思绪一半隐晦,一半欣喜。

 

 兴许是瞬间的迷惑,他伸出手,摸了摸赵云的头发。

 

 温软的触感犹在手心,诸葛亮却莫名地心跳加快,轻触了一下便急急忙忙地撤回手去。

 

 手腕只抽回到一半,就被人握住了。

 

 赵云忽然睁开了眼,两人靠得太近,目光猝不及防地对接相撞,刹那间诸葛亮有了种坠入深渊的错觉,呆呆地任人擒住手腕,竟是怔住了。

 

 “怎么,”赵云微勾嘴角,又凑近些许,“看呆了?”

 

 温热的呼吸洒在耳畔,他禁不住地微微颤抖,仰起头试图逃避脖颈的酥痒,然而终究是徒劳,赵云的手探过来贴上了他的后颈,强迫两个人的额头相触。

 

 “你……”

 

 他无从挣扎,手腕被强有力地压下,背到身后。

 唇面极轻地印上嘴角,细密而熟悉。他感到自己落入了对方的怀中,禁锢的力道随一个个转移至唇齿间的亲吻而变得愈发温柔。柔软清凉的触感,宣示了所有的反抗均是欲推还就,毫无理由地放任自己沉溺于这样漫长的深吻。

 

 舌头顶开牙关的霸道强势,唇齿间甜腻的搅拌,侵犯口腔的轻微窒意……他仰起头,额发随动作垂落,将视线一缕缕遮蔽,隐约看见赵云中笑意寸寸攀附,更为炽烈的情绪映入眼底,就仿佛揉进了阳光,令人迷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再度安静下来之后,两人的姿势已颇为暧昧。赵云探手捋起诸葛亮的额发,伏在他耳边说:“有句话,虽然你已经说过了,但我还是想再问你讨一次。”

 

 诸葛亮压了压轻微的喘气声,低声道:“什么?”

 

 “‘我喜欢你。’”赵云说,亲吻着他的后颈。

 

 “切。”诸葛亮闭上眼,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像是要把人推开,最后被抓牢的反而是自己。

 

 “我喜欢你。”他说。

 

 “我也是。”


评论(4)
热度(24)
© 南山归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