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羁旅客,南山不归舟。
 

【云亮】War.

 ·未来城市末日,身份私设,与皮肤无关。

 

·a·

 

 薄暮。

 

 尘埃悬浮在空气之中,将整个城市笼入灰黄厚重的幕布。一缕夕照斜射入高楼之间,刹那间被尘土分割为无数,晕散作昏黄的流光。硝烟弥漫。偶尔有雷管爆炸掀起刺鼻气味,寸寸腐蚀周遭,一如死亡的阴影寸寸笼罩城市。

 

 赵云站在大厦的至顶点,俯视脚下谷底般的街道。晚风甚烈,卷起他的衣角发丝,恣意飘飞,浓厚呛鼻的烟味蜂拥而至,他却似乎毫不在意。

 

 无谓地耸肩低笑,男人举起手中咖啡,极轻、极慢地细抿一口,感受着唇齿间不同于烽烟气味的醇香逸散,缠绵上舌尖,宛如恋人间相拥时的深/吻。

 

 随后,沉下眼瞳。

 

 诸葛亮猛地拽起手刹。

 

 疾驰中的轿车骤然减速,连晃了几下,歪歪扭扭向着街边驶去,诸葛亮不等车停稳,一脚踢开车门,翻身而下。

 

 几乎是同时,巨大的爆炸声当空响起,一阵灼热的气浪扫开街面的烟尘,掀起尚在匍匐前行的轿车,狠狠地撞在人行道上。又一声令人心跳的爆鸣,油箱炸开,簇簇火苗腾跃而起,接着“呼啦”蔓延至整个车身。

 

 诸葛亮微喘着起身,感到手腕一阵剧痛,刚刚的爆炸震碎了一只玻璃瓶,碎片在混乱中扎进了右手腕,好的是没有伤到主血管。视线尚是一片昏暗,金星点点,只隐约可见面前明亮的火焰。

 

 枪械轻微的“咔哒”声清晰入耳,诸葛亮瞳孔蓦然缩紧。

 

 糟糕。

 

 迫于目不能视,诸葛亮只得一步一步地后退,适才的擦伤偏在这时疼了起来,他瞬间分神,脚步一滞。

 

 枪响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枪声猝然,诸葛亮根本来不及反应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子弹笔直的飞来,指向自己的眉心。黄铜弹头在眼前迅速放大,到了这个距离,诸葛亮才彻底看清了它的样子,夕阳下泛起冷厉的白光。

 

 似乎“叮”地一声,金属的轻响。

 

 子弹相撞。

 

 破空声尖啸着掠过耳畔,擦落一缕发丝,蛋白质灼烧的怪味弥漫开来。

 

 “上路也太不小心了。”

 

 责备留在耳畔,下一秒枪柄熟悉的质感擦入掌中。诸葛亮下意识地举枪平端,感到后背靠上一个温暖有力的着力点。

 

 “你来的也没太迟。”

 

 视觉依然模糊,嘴上却绝不认输。

 

 “那就专心。”赵云低笑一声,斜眼看着更多冒出的敌人,“别到时候第一个倒下了。”

 

 “你也一样。”


评论(1)
热度(18)
© 南山归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