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羁旅客,南山不归舟。
 

【陵策】生日

·高长恭x百里玄策,现代paro。

·玄策生日。

·是一个印象陵策。

·a·

没有开灯。

狭小的窗口,交错的铁丝网。暗淡的月光被分割成菱形的光斑,落进黑暗的楼道。聊胜于无。

少年悄无声息地上楼,站在锈迹斑斑的防盗门口。

今天是他生日。

晚上九点半,男人多半不在家,可由于日期的特殊,少年心中莫名地泛起小小的期盼。一年里能在一起吃顿饭的日子并不多,就连新年假期男人也难得在家——至少少年醒着的时候。

记得他生日的是一帮兄弟,有些他连真名都不知道——用大部分人的话来讲,就是混混,可混混有时也比别的人温暖许多。上街闲逛时他突然被人蒙了眼睛拖进小巷,睁眼就见他那帮兄弟举着刚开瓶的啤酒,清澈的酒液兜头喷了满脸。庆生的过程近乎杂乱,大家喝高兴了就开始划拳,划着划着就成了打架。

少年慢慢理着衣物,把身上不该出现的伤痕全部遮盖掉。月光在云层浮动中浓淡不定,和着夏日蝉鸣低语恰似一个宁静夜晚。找到钥匙的时间并不太长,嵌入锁孔,转动。门开。

“高长恭。”

少年喊了一声。

无人应答。

少年站在同样漆黑的玄关,沉默。

还是不在家。

关门,开灯,简单的洗漱。书包丢在客厅,少年刻意地偏开眼去,并没有太大兴趣去动成堆成堆的作业。

21:45。

卧室门开,锁在房内一天的空气冲出,却并未如往日那样污浊。沉默间耸鼻,少年闭上眼睛细细分辨那粗糙木料气息盈满的空气,隐约,一丝甜香。

床头柜上,摆着一个白色的盒子。

少年驻足。指尖缓慢挑开封闭的盒盖,奶油与水果的香味愈发浓烈,随着少年思绪的繁杂萦绕于鼻端……又逝去。精致的小花,红色果酱涂抹的英文字体,恰是那人沉默而平稳的指间痕迹。

“啪嗒”,小小的贺卡坠落,翻开一面。

“玄策,生日快乐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70)
© 南山归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