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羁旅客,南山不归舟。
 

【枪酒】T 30.

30 我爱你

“真是无趣。”

“如果你觉得这副样子还能勾人兴致的话。”

李白无谓地耸耸肩,随手撩起凌乱下垂的额发。瞥目能见臂上残存的半抹唇印,而周身弥散的酒气,暗暗萦绕其中的一缕Estee Lauder甜香。似乎有淡灰色、暧昧的雾交错穿织,隐约于红酒吐息中轻叹喑哑,沉沉没入狐魅面具后的夜色。

“陪了个酒而已。”细长而饱含醉意的眼眸微微眯起,细碎的发丝溜下,蓝色瞳孔深处跃起一抹狡黠莫测的光,“你不会觉得……我会对女人感兴趣吧?”

“你喝多了。”

探指勾起白皙的下巴,短暂的沉默间,重又深深顿下眸光。

“又开始犯老毛病。”

呼吸间又是充盈了那种清雅的薄荷香气,下一秒李白感到被对方勾住脖子,整个人向后倒去。细密的发丝不可避免地蹭到脸颊,轻微的酥痒,抑或是炽热鼻息触上裸/露/的/肌/肤,酒意上涌的眩晕感,引发一阵更为深处的战栗。亲吻胡乱地落在颈侧,而手腕不知何时被人牢牢按住,只是徒劳地仰起头,却不知道究竟在躲避什么。

轻微的喘/息随着问话一并溢出。

“什……什么老毛病?”

“勾/引。”

一吻封唇。不知谁的手磕磕绊绊地去开抽屉,可结果也无人明朗。唯一愈发清晰的则是溺水般轻微的窒息感,杂乱的呼吸声潮水般自两侧退去,又涌上,用力得宛如禁锢的拥抱似乎想狠狠压制身体的颤抖。有那么短短几秒大脑一片混沌,手指胡乱地抓取想要紧紧攀附什么,说不清缘由的战栗感再度袭来,却并不难受。那声音被一个深吻哑在嗓子深处,最终只化作一声叹息。

再度安静下来时,Marco还是抱着李白,嘴唇轻轻触在颈侧。

“李白,”低微的好似一句轻吟,“我爱你。”

——

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车,凑合着看看吧

评论
热度(7)
© 南山归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