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羁旅客,南山不归舟。
 

【枪酒】浮光.

古老的存稿。

01 相拥而眠

冬夜。

下着雨,静谧中坠落、扑打着窗面。水珠氤氲作流离白雾,晶莹而清亮,婉转地折射一缕路灯幽光,溜进窗帘缝隙,再轻柔地吻上墙角。

他还醒着。

微微地撑起身靠在床头,暖意包裹的惬意,也同每一次心房的震颤,弥漫开的愉悦与温存。他静静聆听着窗外的碎雨窸窣,空调机运作的絮絮低语。耳畔萦绕着对方清浅的呼吸声,凉酥酥地扑在颈侧,流连不去。

Marco慢慢地偏过头去,欣赏着对方的侧脸。那侧脸被微弱的明亮蹭上了,从鼻梁到唇再到下巴,细细勾勒出温顺的弧度。月色寂寥。

只是瞬间被一缕遗漏的月光攫紧了心,他轻轻拉住对方枕在颊侧的手,拨开微蜷的手指,十指紧扣,置于身畔。动作牵动了两人身上的被褥,察觉到细微的动静,李白从鼻间漏出一缕轻哼,不自觉地向身畔挤了挤。

他的睡相并不太好,微微缩成一团,蹭过去脑袋只能挨到Marco的肩膀。面对这种小鸟依人的姿势,后者不由笑了笑,轻轻躺下,揽过对方拥入怀中。柔软的发丝蹭在颊侧,亦有如亲吻时的绵痒。

于是熟练地在发旋上落下一吻。

晚安,亲爱的。

02 一同外出购物

“就买这个。”

李白低着头,仔细地阅读包装盒上的文字,而这种认真反而给了某人有机可乘。

Marco肩膀靠着货架站在一边,装作认真地一齐查看,心思却全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上。再三确认后,他慢慢地伸出一只手,撑在李白脑袋边上。

李白显然不知自己被人壁/咚了。Marco愉悦地想,不由眯起眼笑了起来,似乎偷偷占这种小便宜是件十分有趣的事情。心下难以言明的顽劣,他再凑得更近了些,趁机一阵挤眉弄眼,十分轻佻的模样。

猛不防李白挑好了东西抬头。

“你干嘛?”

03 带你远行

雨后的冬天意外地清凉,消匿久矣的阳光趁机溜出云层,日影牵扯,也恰是这个灰落季节少有的灿烂、拉开窗帘瞬间的惊艳。

于是,尽管明知道对方是个肥宅,Marco还是没有耐住景色的吸引,硬抓着李白出去走了一圈。

晨雾已然散去,纷落的暖黄深深浅浅地浮动,依稀是坠落水洼,氤氲成一团柔软的晶莹。李白对景色倒是没什么兴致,瞥眼见身旁人翻飞的风衣衣角,高领毛衣和围巾勾勒的潇洒飘逸。晴空下的点点阳光跃动在颊侧,他在一瞬间被迷惑住,不由自主地伸手,试图去触那金黄色的边缘。

似乎心有灵犀,Marco在那个瞬间也转过头来。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撞,刹那间滞住的呼吸、坠入心房的震颤、颊侧不同于空气温度的微热。

“一起旅行吧。”

04 火车上

让一个一向九点半起床的人六点出门赶火车实在是件委屈事,不巧的是这件委屈事恰好落到了李白头上。

上了车就秒睡,早餐什么的也不管不顾。大概是某种宠溺的心态,Marco从包里摸出一个苹果,熟练地削皮、切块、插上牙签,末了推到小桌的一边,准备叫人起来吃点水果。

蓦然肩头一沉,竟是对方迷糊中歪到了自己身上。

他几乎能嗅到发丝间弥开的淡香,随着清浅的每一次呼吸起伏,悄然浸润了周遭的每一寸空气。瞥眼能见微阖双眸,一缕额发软软地搭在眉梢,阳光擦上微鼓的双颊,也自是打盹时的可爱姿态。

对方睡着的样子不是没见过,可是这种情况……

Marco忙不迭地转开脸去,硬是厚着脸皮强压了心跳。

05 只有一间单人房

“为什么订的是单人房?”

“放心。”Marco唇角挽起了习惯的戏笑,“我觉得两个人应该睡得下的。”

06 “我忘了拿浴巾”

门开,涌出一股裹着沐浴露清香的浓郁水汽。

白雾缭绕,透过暖黄的灯光晕散不均匀的深浅颜色,模糊了深处的人影,只隐约可见莹亮水珠沾染的白皙胸膛,干净清爽的短发,一缕光线折射出的绚丽色彩沉沉坠于发梢,随对方尴尬低头的动作竟是意外抢眼。

“把行李箱的浴巾给我,我忘拿了。”

智商正常的男人都不会去执行这句话的,至少他不会。

“喂。”李白忍不住催了一句。

雾气已经有些消散,暴/露出更多风景。Marco的目光从下一路向上,最后停驻在了深陷的锁骨,因尴尬而不断起伏的胸口,隔着一层皮肤,能看见那两根漂亮的骨头在清清楚楚地动。

他忽然觉得心里什么东西,烧起来了。

Marco倏然站起。

“迟早要脱的,还要浴巾做什么?”

突如其来的大力压制,李白被瞬间抵到了墙上,他不由瞪大了眼睛,感到下巴被人狠狠地扼住了。

脸被迫仰起,舌头霸道地顶开牙关长驱直入,侵犯着口腔中每一寸领地,所有的反抗均被狠狠地压制。睡衣柔软的触感贴上肌肤,他不由打了个哆嗦,扯住了Marco 的衣角。他吻得那样用力,李白根本无从反抗,事实上他也不想反抗,只一味地贪恋于这呼吸不畅的痛苦,轻微的窒息感下软了腰身,却被人狠狠按住,恣意亲吻。

“别在这里。”他努力压了压不稳的呼吸声低语,“去……去chuang/上。”

07 早安吻

早上最先醒来的人反倒是李白。天还没亮,室内笼罩在阑珊的暗色中,隐约于悠远处传来几许鸟鸣。厚厚的窗帘拉着,似乎把冬天特有的清冷悉数拦在了窗外。

唯余一室静谧,静候天光破云。

李白微微动了动,发现两人还保持着昨夜入睡的姿势,搂成一团,异常亲密。一团沉沉的阴影笼去了对方修长的眉眼,额发垂落,晕散开清浅的发香,丝丝缕缕,和着呼吸温热地吹拂颊上。

感受到身旁的细微动静,Marco轻轻地蹙起眉,却向一边的温暖躯体靠得更近了些。

“……”

李白鬼使神差地凑过去,嘴唇几乎挨到了对方的耳垂。

事实上他的意图只是附耳大吼。

“起床!!!”

08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

“Marco我跟你说,今天给你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09 樱花铺满的坡道

尽管不知道“我胖了”是什么别出心裁的理由,听到李白主动提出下楼跑几圈,Marco自然何乐不为。

四月份,本该回暖的天气却一如既往地料峭,微冷的风中只觉得阳光竟如此单薄,浅黄色、蝉翼般的一片,虚浮地飘在天穹与大地之间。春天给人的愉悦便在于这种独特的轻盈之感。仅仅是微光角落中的一抹淡然新绿,便足以写尽整个四月。

转过那个街角,便从视觉深处生出灵动与清丽。

风动花落,一地粉白。

樱瓣通透,和着风飞掠鬓角,却只在发丝上沾染了极淡的阴影,几乎不可见。几缕纤细的温软擦过脸颊,Marco慢慢停住脚步,眯眼,看着繁花中央隐没的棕色枝条、翠色新叶,从某种意义上说,较之花更胜一筹。

猛不防肩上遭人一拍。

“啧啧啧,看不出来啊,你倒是很有男扮女装的潜质。”

10 对准你的镜头

睡着时往往偷拍最容易得手。

天气略凉。清晨的日光让露水在草叶上圆满剔透,表面上一层微光,沾染的亦是清明细雨的凉意。日影在云彩的罅隙间徘徊,把那种白照得通透,通透出几分莫可名状的清冽之感。

栗色短发微微陷进柔软的白色枕头,自是沉睡中的安然模样。

Marco趴在床边。手机轻轻侧转,对准了那个熟睡的人影。

这也未尝不是种把照片等进时光的幸福,他想。

评论
热度(8)
© 南山归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