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羁旅客,南山不归舟。
 

【枪酒】Penalty.

【枪酒】Penalty.

 

·血族x血猎

 

·短小快√

 

    在每个漆黑寂寥的无星之夜,我听见以鲜血化作的更漏敲打着那片被神祗遗忘的无名地带。

 

·a·

 

     雪被风筛着,粉细地落。天地间充斥着纷扬的雪尘,用那样细小的白色,将冬夜的浓黑稀释成浑浊的灰黑。又是一个这样的夜晚。

 

     灯光自黑暗深处缓缓出现,以他的凛凛之光将地下室的夜晚照出了一小团漫灭的白气。牛皮短靴踏在被蚀空的地板上,激起幽荡的回音。Marco放下油灯,在锈迹斑斑的铁门前驻足。横亘在门框间的栏杆上映出碧色的眼瞳,眉梢眼角扬起似是而非的嘲笑。有一种近乎枯朽的气息从铁门后散出,灼烧着气管。那种味道令人联想到墓碑下伸出的双手,拖拽着呼吸,鼻腔间的阻滞和黏腻。

 

     "A cute night, isn't it?"

 

     沉默。

 

     “我好冷。”

 

     Marco唇角扬起戏谑的弧度。钥匙/插/入/锁孔,轻响过后,铁门徐徐而开,伴随着令人牙酸的门轴摩擦声。腐朽之味更甚,以及,淡淡的铁锈味。室内的一切笼罩在深沉的暗色之中,红木家具成了模糊的一团,宛如古堡中不安分的诡影。

 

     “房间的东面有壁炉,我想你能看到。”他微微一笑,慢慢展开双臂,“冷,那要不要我抱抱你?”

 

     剑光,于无声处乍然出现,泠然横眉如萧然秋水。利刃裹挟劲风,斩破结霜的空气和尘埃,刹那间将血族的眉眼映照一片雪亮。

 

     Marco挑眉,侧转回避。对方出剑极快,顷刻又是两下刺到,“嚓”一声轻响,剑刃平削一缕金发留下淡淡血痕。

 

     范海辛回肘撤剑,轻薄剑身上却多出一股大力,倏然而来倏然消失。多日不见阳光的身体此时弱如秋草,根本无法做到这样迅速的力量控制。

 

     “Darling, 你可真凶。”重心不稳向后倒去的身体落入一个有力的臂膀。温热的气息缠绵上耳畔发丝,那样的温度让范海辛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。

 

     “你松手。”

 

     “我不呢?”

 

     血族低声浅笑,用冰凉的唇瓣轻触着人脖颈上的皮肤。

 

    尖锐的犬齿磕破那儿娇弱的皮肤,刺进血管时伴随着酥麻的痛意。范海辛微微颤抖,手指不由自主扣紧Marco的衣袖。这样的细节引来对方的低笑。犬齿很快退出,冰凉的手指拂开范海辛的额发,血族俯身,吻上他的眉心。

 

     “晚安,亲爱的。”

——

  

    可能扔在合志里面。

  

    枪酒主从设定超赞。

评论
热度(22)
© 南山归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