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羁旅客,南山不归舟。
 

【邦良.】

脑洞产物,轮回设定,没有细化。

  

反正吞刀就是√。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

德古拉从未想到过,两人的再一次相遇,竟是在这种场合。

  

言灵的锁链穿透胸膛,泛起的淡淡金光却让两人的面容没入模糊不清的暗色之中。德古拉嘴角溅出暗红色的血迹。他用力攥住胸口的衣襟,第一次感到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被贯穿竟是这样痛苦。

  

他,在一百年前已经死了,这个人不是他。只是相貌相似而已,不是他。

  

可为什么胸口总是隐隐作痛?

  

德古拉闭上眼睛,紧抿的唇齿间尝到了久违的铁锈味。然而那个尘封心底的名字终究是冲开层层桎梏,从嘴边轻吐而出。

  

“子……子房……”

  

低弱如呢喃。

  

“只有狼人才能彻底杀死吸血鬼,不过,你这样也没有反抗的余地。”青年干净利落地振臂,将男人拉近身旁,“带下去,找人处理。”

  

“是。”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多年之后,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。

  

“刷拉”,古老的信纸被小心翼翼地展开,涌出一股陈年墨水和纸张的臭味。年轻的主教站在教堂巨大的落地窗边,长袍席地。皎洁的月色透进镶嵌着的各色琉璃,轻抚银色微蜷的发丝。

  

信是在清理牢房的时候找到的,牛皮信封上写着主教的姓名。张良却并不记得自己和某个囚犯有过多交往,至少没有到会让对方留下信件的地步。人都不在了,留信有什么用处?

  

怀着好奇,他拆开了信。

  

“先知曾告诉我,在一百年后,我们会再次相遇。子房,无论你是否知道所谓’我们’的另外一人,那都不重要。但如果你侥幸记得前世的一切,我希望有我的那些部分都是一片空白。”

  

“没有爱,就没有恨。既然这样,那么就两者都不要吧。”

  

“刘邦。”

  

主教挑眉。

  

  “A nice story.”

  

他随手把信扔进壁炉,向前几步。月色如雪,在绵延的绿野上洒下一片银辉。张良负手注视着星星点点点缀在田野上的村庄,嘴角勾起。

  

“主教,这片区域的吸血鬼已经清理干净。”

“Nice job.”








评论(1)
热度(19)
© 南山归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