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羁旅客,南山不归舟。
 

枪酒.

·枪手x猎魔人。

  

·猎魔人寻找枪手找了很久,最后在堆积如山的尸骨中和枪手相遇。

 

·a·

 

 “……是幻觉吗?”

 

 大雨倾盆而下,咆哮着冲刷着血迹斑斑的石刻地面。粉碎的肉沫卡在浮雕的凹陷处,被激烈的水流带得零落。浓重的血腥味和着浓重的水蒸气笼罩在广场上方,气味令人作呕。

 

 范海辛跪在广场正中央,全身湿透,大雨顺着帽檐滴滴答答地流淌。长剑深深刺入地面,他用力按着剑柄,破碎的衣角漂浮在淡粉色的血水中,呈现出地狱之夜一般的深色。

 

 黑影徐徐停下,伫立在不远处。范海辛吃力地抬眼,突然感到喉头无比的干燥。

 

 “Marco.”

 

 

 

 闪电蓦然亮起,击穿厚厚的乌云,似乎能听见电流炸响的细小声音。极黑和极白是瞬间的转换,随即就是雷声滚滚,雨落狂流。

 

 枪手执伞站在两米开外,断肢和碎肉都随着水流在脚畔打旋。连密的雨帘被小小的伞拦腰截断,留下一小块地方。枪手低下头,隔着浓雾看着雨水中狼狈不堪的猎魔人。他嘴角的戏谑和眼角的怜悯在相互碰撞,最终挑起一个极淡的弧度。

 

 “你觉得呢?”他优雅地笑,用雪白的食指一顶帽檐,“Darling.”

 

 狂风卷起凌乱的雨流,洗刷着矗立在广场尽头巨大的十字架。高大而沉默,渐渐在饱和的水汽中模糊了形状。

 

 范海辛闭上眼,又睁开。

 

 “作为一个猎魔人,”他的声音在大雨中无比微弱,“我希望是。”

 

 “哦?那恐怕你会失望了。”

 

 牛皮矮靴踢起腥咸的水花,枪手随手把伞丢开,向前一步来到对方面前,缓缓蹲下身。

 

 “Van Helsing,我亲爱的猎魔人。”他说道,扼住范海辛的下巴,强迫人注视着自己。

 

 “记得你以前说过什么吗?”

 

 冰凉的手指隔着湿透的手套,在皮肤上留下的却是近乎灼烧的触感。范海辛微微地喘息,唇齿间溢出破碎而脆弱的低吟。

 

 “我……”

 

 “你说,即使我去地狱,你也会毫不犹豫地一起跟我走。”枪手的语气中带着玩味,他凑近一步,几乎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,“那么现在,我就要出发了。”

 

 “你,还愿意一起来吗?”

 

 枪口,无声地抵住猎魔人的太阳穴。

 

 电闪雷鸣间枪手俊秀的脸上似有无数疯狂,眼瞳中带着嗜血的暗红。水珠顺着濡湿的发丝滑落,游走过眉间眼角,再顺着人消瘦的脸颊汇集到下巴,点点破碎在猎魔人的手背上。

 

 大雨,彻夜未停。

评论(4)
热度(23)
© 南山归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