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羁旅客,南山不归舟。
 

【枪酒】入组证明

没什么技术含量的car。

  祝愉快。

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回响在诺大的室内,霓虹灯的光线交织错乱,将溢满酒味的空气切割为斑斓的色系。空气中悬浮着葡萄酒酸甜的气息,连带着将整个氛围拉上暧昧的薄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Marco显然对这里驾轻就熟。甫落座,就有短裙裹身衣着/暴/露/的金发女孩送上香槟。Marco唇边扬起低沉的笑,慢慢旋开瓶盖,眼睛却一直连在身边的青年身上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李白穿了一件白色衬衫,袖口挽起露出白皙修长的小臂。他显然是不来这种地方的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指间的酒瓶发出低微的叹息,Marco微笑,扬手将香槟送到人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尝一口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李白挑眉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他伸手接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气氛在香槟的醇香中渐渐升温,酒盏交错间似乎能听见汗液蒸发的轻响。酒精的作用在这时充分体现了出来。Marco执起酒杯轻吹泡沫,含笑望着人因醉酒而泛红的双颊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“还喝吗?”他架起二郎腿,微笑递过手中的酒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李白半眯着眼睛接过,手却抖得厉害,一杯酒有半数洒在了领口。冰凉的绯色酒液触及肌肤,青年微微战栗,索性解开了领口的扣子,再将酒一饮而尽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他喝酒的样子也是极好看的。修长白皙的脖颈,漂亮的喉结。有少许的酒液溅出,顺着尖俏的下巴向下聚去,凝成一点水珠又溅落在胸口,没入衣衫间若隐若现的锁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Marco直起身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来一口?”李白重重地把酒瓶放在他面前,摇摇晃晃地起身。醉意刹那间将头脑冲得昏沉,他失去重心,整个人向前跌去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 Marco下意识将人接住。昏暗的灯光罩下,李白俊秀的容颜泯没在暗色之中,只有一圈淡金色的轮廓。那金色诱人至极,Marco的手指细细地刮过,不由自主地低头,吻上青年的嘴唇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舌头撬开微合的牙关长驱直入,李白长长的睫羽掀动了一下,随即停滞在唇齿间黏腻的水声中。Marco的唇间带着清凉的薄荷气息,然而酒精所带来的炽热温度终于是抵消了这点清凉,随着吻从唇角到脖颈的转移而愈发滚烫,好像血液都要沸腾了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“喜欢?”金发青年伏在人耳边低语,因情/欲/而微微沙哑了音线更显性/感/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种人不去演情/色/电影,”李白胸口剧烈地起伏,他微微喘了几下,扬起下巴显出精致的喉结,“真是浪费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Marco低低一笑,抬手将李白的额发尽数揽向耳后。手指顺着皮肤一路向下,所经之地均是一阵小小的战栗。指尖搔刮着漂亮的喉结,但很快就发现了远比这吸引注意力的事物。Marco伸指再挑开一粒扣子,随后扣住人衣衫,慢慢向下褪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李白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去/床/上。”他低声道。

——

       发车入组√简单粗暴√顺便暖tag

评论(3)
热度(18)
© 南山归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