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羁旅客,南山不归舟。
 

【刀。】

喂,是大嫂吗?

我是玄策。

是这样的,我就问问哥哥还在不在。

我想见他最后一面。

没别的事。

哥哥,今天我中午帮师母做了红烧鸡腿。铠都说好吃。

我会做好多菜了。有些还不是哥哥教我的。

你什么时候回来尝尝啊。

两年了。

哥哥,我有点想你了。

晚上我已经不熬夜了。因为长城明天还会有事情,容不得我熬夜。

长城最近很和平。

嗯,是这样的。

对了,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小木人,我把它修好了,你看。

和以前一模一样。

还记得以前刻这个木人的时候,你和我许下的诺言。

可是有谁能阻止离别呢?该来的,还是要来的。

逝者如斯,生者依旧。

我已经不挑食了。我还会做菜,还会打架……

我好想让哥哥看到啊。

我会照顾好嫂子的,哥哥放心。

哥哥,我好想再听一次你的声音。

哪怕是责怪也好。

我好久都没听见了。

我曾经,那么不珍惜,娇生惯养,一言不合就和哥哥翻脸。眼中,似乎从没有过哥哥渐生的白发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守约突然一脚踹飞棺材盖子坐了起来。

“混小子,劳资本来就是白发。”

评论(9)
热度(93)
© 南山归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