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子同舟,可称同舟。蒹葭倚玉树。

qq3313735318,欢迎扩。
 

关于七夕礼物。


【崽样玩偶。?

把你当兄弟,你却想着追女人。

  

不要管七夕到底有没有枫叶。

诈尸。

私设历史荆轲。然而和史实差异很大实在是找不到相关资料。

【陵策】个人想法

个人感觉陵策相处模式并非一方撒娇一方哄。

  

玄策严格来讲是个有着坎坷经历的不良少年,用外表的张狂和叛逆来掩饰内心的怯弱。

  

但是高长恭却是在他最脆弱的时候,闯进他的生命的。

  

但就算他默认了高长恭能见到他脆弱的一面,不代表他能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脆弱面全盘托出,比如撒娇这样的行为。

  

高长恭,沉默而内敛。他心里对玄策更多的是呵护,但是这种情感不会表现出来。不会刻意表现出来。

  

意即体现于细节之处,很小很小的细节,只有细心的男人才会注意到的细节。

 

一直脑内的陵策现代pa,高长恭刚把玄策捡回来。严格来说高长恭没有任何带娃经历,所以他最可能干的第一件事就是问人:小孩子喜欢吃什么?

  

问到了以后,他就会在第二天起了个老早,去帮玄策买。买回来玄策当然没醒,他就把东西放在少年床头,再细心地加上一叠纸巾和凉毛巾——昨天少年应当是在被哥哥抛弃的悲哀中哭的,第二天眼睛肯定是肿的。东西玄策不会很早吃,一来哭久了不饿,二来还存在些戒备。但毕竟小孩子,当不过食物的诱惑。

  

做完这些高长恭就去忙他自己的了,第三天照旧。第四天照旧。

  

这是一种细水长流的情感。

查看全文

【陵策】生日

·高长恭x百里玄策,现代paro。

·玄策生日。

·是一个印象陵策。

·a·

没有开灯。

狭小的窗口,交错的铁丝网。暗淡的月光被分割成菱形的光斑,落进黑暗的楼道。聊胜于无。

少年悄无声息地上楼,站在锈迹斑斑的防盗门口。

今天是他生日。

晚上九点半,男人多半不在家,可由于日期的特殊,少年心中莫名地泛起小小的期盼。一年里能在一起吃顿饭的日子并不多,就连新年假期男人也难得在家——至少少年醒着的时候。

记得他生日的是一帮兄弟,有些他连真名都不知道——用大部分人的话来讲,就是混混,可混混有时也比别的人温暖许多。上街闲逛时他突然被人蒙了眼睛拖进小巷,睁眼就见他那帮兄弟举着刚开瓶的啤酒,清澈的酒液兜头喷了满脸。庆生的过程近乎杂乱,大家喝高兴了就开始划拳,划着划着就成了打架。

少年慢慢理着衣物,把身上不该出现的伤痕全部遮盖掉。月光在云层浮动中浓淡不定,和着夏日蝉鸣低语恰似一个宁静夜晚。找到钥匙的时间并不太长,嵌入锁孔,转动。门开。

“高长恭。”

少年喊了一声。

无人应答。

少年站在同样漆黑的玄关,沉默。

还是不在家。

关门,开灯,简单的洗漱。书包丢在客厅,少年刻意地偏开眼去,并没有太大兴趣去动成堆成堆的作业。

21:45。

卧室门开,锁在房内一天的空气冲出,却并未如往日那样污浊。沉默间耸鼻,少年闭上眼睛细细分辨那粗糙木料气息盈满的空气,隐约,一丝甜香。

床头柜上,摆着一个白色的盒子。

少年驻足。指尖缓慢挑开封闭的盒盖,奶油与水果的香味愈发浓烈,随着少年思绪的繁杂萦绕于鼻端……又逝去。精致的小花,红色果酱涂抹的英文字体,恰是那人沉默而平稳的指间痕迹。

“啪嗒”,小小的贺卡坠落,翻开一面。

“玄策,生日快乐。”

查看全文

【枪酒】Penalty.

【枪酒】Penalty.

 

·血族x血猎

 

·短小快√

 

    在每个漆黑寂寥的无星之夜,我听见以鲜血化作的更漏敲打着那片被神祗遗忘的无名地带。

 

·a·

 

     雪被风筛着,粉细地落。天地间充斥着纷扬的雪尘,用那样细小的白色,将冬夜的浓黑稀释成浑浊的灰黑。又是一个这样的夜晚。

 

     灯光自黑暗深处缓缓出现,以他的凛凛之光将地下室的夜晚照出了一小团漫灭的白气。牛皮短靴踏在被蚀空的地板上,激起幽荡的回音。Marco放下油灯,在锈迹斑斑的铁门前驻足。横亘在门框间的栏杆上映出碧色的眼瞳,眉梢眼角扬起似是而非的嘲笑。有一种近乎枯朽的气息从铁门后散出,灼烧着气管。那种味道令人联想到墓碑下伸出的双手,拖拽着呼吸,鼻腔间的阻滞和黏腻。

 

     "A cute night, isn't it?"

 

     沉默。

 

     “我好冷。”

 

     Marco唇角扬起戏谑的弧度。钥匙/插/入/锁孔,轻响过后,铁门徐徐而开,伴随着令人牙酸的门轴摩擦声。腐朽之味更甚,以及,淡淡的铁锈味。室内的一切笼罩在深沉的暗色之中,红木家具成了模糊的一团,宛如古堡中不安分的诡影。

 

     “房间的东面有壁炉,我想你能看到。”他微微一笑,慢慢展开双臂,“冷,那要不要我抱抱你?”

 

     剑光,于无声处乍然出现,泠然横眉如萧然秋水。利刃裹挟劲风,斩破结霜的空气和尘埃,刹那间将血族的眉眼映照一片雪亮。

 

     Marco挑眉,侧转回避。对方出剑极快,顷刻又是两下刺到,“嚓”一声轻响,剑刃平削一缕金发留下淡淡血痕。

 

     范海辛回肘撤剑,轻薄剑身上却多出一股大力,倏然而来倏然消失。多日不见阳光的身体此时弱如秋草,根本无法做到这样迅速的力量控制。

 

     “Darling, 你可真凶。”重心不稳向后倒去的身体落入一个有力的臂膀。温热的气息缠绵上耳畔发丝,那样的温度让范海辛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。

 

     “你松手。”

 

     “我不呢?”

 

     血族低声浅笑,用冰凉的唇瓣轻触着人脖颈上的皮肤。

 

    尖锐的犬齿磕破那儿娇弱的皮肤,刺进血管时伴随着酥麻的痛意。范海辛微微颤抖,手指不由自主扣紧Marco的衣袖。这样的细节引来对方的低笑。犬齿很快退出,冰凉的手指拂开范海辛的额发,血族俯身,吻上他的眉心。

 

     “晚安,亲爱的。”

——

  

    可能扔在合志里面。

  

    枪酒主从设定超赞。

查看全文

【邦良.】

脑洞产物,轮回设定,没有细化。

  

反正吞刀就是√。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

德古拉从未想到过,两人的再一次相遇,竟是在这种场合。

  

言灵的锁链穿透胸膛,泛起的淡淡金光却让两人的面容没入模糊不清的暗色之中。德古拉嘴角溅出暗红色的血迹。他用力攥住胸口的衣襟,第一次感到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被贯穿竟是这样痛苦。

  

他,在一百年前已经死了,这个人不是他。只是相貌相似而已,不是他。

  

可为什么胸口总是隐隐作痛?

  

德古拉闭上眼睛,紧抿的唇齿间尝到了久违的铁锈味。然而那个尘封心底的名字终究是冲开层层桎梏,从嘴边轻吐而出。

  

“子……子房……”

  

低弱如呢喃。

  

“只有狼人才能彻底杀死吸血鬼,不过,你这样也没有反抗的余地。”青年干净利落地振臂,将男人拉近身旁,“带下去,找人处理。”

  

“是。”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多年之后,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。

  

“刷拉”,古老的信纸被小心翼翼地展开,涌出一股陈年墨水和纸张的臭味。年轻的主教站在教堂巨大的落地窗边,长袍席地。皎洁的月色透进镶嵌着的各色琉璃,轻抚银色微蜷的发丝。

  

信是在清理牢房的时候找到的,牛皮信封上写着主教的姓名。张良却并不记得自己和某个囚犯有过多交往,至少没有到会让对方留下信件的地步。人都不在了,留信有什么用处?

  

怀着好奇,他拆开了信。

  

“先知曾告诉我,在一百年后,我们会再次相遇。子房,无论你是否知道所谓’我们’的另外一人,那都不重要。但如果你侥幸记得前世的一切,我希望有我的那些部分都是一片空白。”

  

“没有爱,就没有恨。既然这样,那么就两者都不要吧。”

  

“刘邦。”

  

主教挑眉。

  

  “A nice story.”

  

他随手把信扔进壁炉,向前几步。月色如雪,在绵延的绿野上洒下一片银辉。张良负手注视着星星点点点缀在田野上的村庄,嘴角勾起。

  

“主教,这片区域的吸血鬼已经清理干净。”


“Nice job.”










查看全文

枪酒.

·枪手x猎魔人。

  

·猎魔人寻找枪手找了很久,最后在堆积如山的尸骨中和枪手相遇。

 

·a·

 

 “……是幻觉吗?”

 

 大雨倾盆而下,咆哮着冲刷着血迹斑斑的石刻地面。粉碎的肉沫卡在浮雕的凹陷处,被激烈的水流带得零落。浓重的血腥味和着浓重的水蒸气笼罩在广场上方,气味令人作呕。

 

 范海辛跪在广场正中央,全身湿透,大雨顺着帽檐滴滴答答地流淌。长剑深深刺入地面,他用力按着剑柄,破碎的衣角漂浮在淡粉色的血水中,呈现出地狱之夜一般的深色。

 

 黑影徐徐停下,伫立在不远处。范海辛吃力地抬眼,突然感到喉头无比的干燥。

 

 “Marco.”

 

 

 

 闪电蓦然亮起,击穿厚厚的乌云,似乎能听见电流炸响的细小声音。极黑和极白是瞬间的转换,随即就是雷声滚滚,雨落狂流。

 

 枪手执伞站在两米开外,断肢和碎肉都随着水流在脚畔打旋。连密的雨帘被小小的伞拦腰截断,留下一小块地方。枪手低下头,隔着浓雾看着雨水中狼狈不堪的猎魔人。他嘴角的戏谑和眼角的怜悯在相互碰撞,最终挑起一个极淡的弧度。

 

 “你觉得呢?”他优雅地笑,用雪白的食指一顶帽檐,“Darling.”

 

 狂风卷起凌乱的雨流,洗刷着矗立在广场尽头巨大的十字架。高大而沉默,渐渐在饱和的水汽中模糊了形状。

 

 范海辛闭上眼,又睁开。

 

 “作为一个猎魔人,”他的声音在大雨中无比微弱,“我希望是。”

 

 “哦?那恐怕你会失望了。”

 

 牛皮矮靴踢起腥咸的水花,枪手随手把伞丢开,向前一步来到对方面前,缓缓蹲下身。

 

 “Van Helsing,我亲爱的猎魔人。”他说道,扼住范海辛的下巴,强迫人注视着自己。

 

 “记得你以前说过什么吗?”

 

 冰凉的手指隔着湿透的手套,在皮肤上留下的却是近乎灼烧的触感。范海辛微微地喘息,唇齿间溢出破碎而脆弱的低吟。

 

 “我……”

 

 “你说,即使我去地狱,你也会毫不犹豫地一起跟我走。”枪手的语气中带着玩味,他凑近一步,几乎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,“那么现在,我就要出发了。”

 

 “你,还愿意一起来吗?”

 

 枪口,无声地抵住猎魔人的太阳穴。

 

 电闪雷鸣间枪手俊秀的脸上似有无数疯狂,眼瞳中带着嗜血的暗红。水珠顺着濡湿的发丝滑落,游走过眉间眼角,再顺着人消瘦的脸颊汇集到下巴,点点破碎在猎魔人的手背上。

 

 大雨,彻夜未停。


查看全文

【枪酒】与你相聚的最后一百天 01

2018.4.2.

 

Marco缓缓将车驶到居民楼下,停好,拉下了手刹。

 

 时间不早了,路上已没有什么人。夜风从叶间穿过带出细碎声响,小巷幽深处隐约听见野猫/叫/春/柔/媚/入骨。这座终日喧嚣的城市终于于夜时沉入悯默,只偶尔有夜运的卡车碾过街道,发出如牛般的喘息。

 

  Marco习惯性地伸去摸裤口袋中的烟盒,但只是手指动了动,便放下了。车内萦绕着极淡的橙香,他轻嗅着这股气息,突然想起晚饭还没有吃。晚饭是和橙子一起买的,此时二者都丢在后座上,他看到了,却毫无胃口。

  

  路灯深夜不眠地照着深色的柏油路,以它的凛凛之光照出无数孑孑独立的硕大黑影。城市的夜晚就是这缕光芒由强变弱,最后泯灭于天际的鱼肚白的全过程。

  

  Marco望着挡风玻璃出了会儿神,随后向后靠在椅背上,侧头,抿唇,看向副驾驶座上的青年。

 

  李白已经睡着了,长长的睫毛投下淡青色的阴影。路灯的光从右侧辐射下来,将车内分为明暗两块,也将他身上的白衬衫染成橙红抑或灰暗。李白的脸在橙红的范畴内,然而这样温暖的颜色是浮在苍白的脸上的。他似乎睡得并不安稳,眉头浅浅皱起,唇线近似于水平。微长的栗色刘海垂在额前,发梢翘起,灯光下呈现出通透的色泽。

 

  Marco没有再动作,调整了下坐姿,默默地看着李白的侧脸。这样的光线下过于长久的凝视让他的轮廓模糊起来,脸颊周围氤氲开一圈淡淡的白光。这样的线条容易给人一种错觉,就像是在眯眼仰视阳光下教堂的穹顶,琉璃瓦投下彩光中壁画上天使的微笑——神圣,然而遥不可及。

  

  还能陪你多久呢?

 

  停滞了一会儿,Marco伸出手去,轻轻握住李白搭在小腹上的手。

 

  冰凉如斯。


查看全文

【枪酒】入组证明

没什么技术含量的car。

  祝愉快。

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回响在诺大的室内,霓虹灯的光线交织错乱,将溢满酒味的空气切割为斑斓的色系。空气中悬浮着葡萄酒酸甜的气息,连带着将整个氛围拉上暧昧的薄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Marco显然对这里驾轻就熟。甫落座,就有短裙裹身衣着/暴/露/的金发女孩送上香槟。Marco唇边扬起低沉的笑,慢慢旋开瓶盖,眼睛却一直连在身边的青年身上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李白穿了一件白色衬衫,袖口挽起露出白皙修长的小臂。他显然是不来这种地方的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指间的酒瓶发出低微的叹息,Marco微笑,扬手将香槟送到人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尝一口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李白挑眉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他伸手接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气氛在香槟的醇香中渐渐升温,酒盏交错间似乎能听见汗液蒸发的轻响。酒精的作用在这时充分体现了出来。Marco执起酒杯轻吹泡沫,含笑望着人因醉酒而泛红的双颊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“还喝吗?”他架起二郎腿,微笑递过手中的酒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李白半眯着眼睛接过,手却抖得厉害,一杯酒有半数洒在了领口。冰凉的绯色酒液触及肌肤,青年微微战栗,索性解开了领口的扣子,再将酒一饮而尽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他喝酒的样子也是极好看的。修长白皙的脖颈,漂亮的喉结。有少许的酒液溅出,顺着尖俏的下巴向下聚去,凝成一点水珠又溅落在胸口,没入衣衫间若隐若现的锁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Marco直起身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来一口?”李白重重地把酒瓶放在他面前,摇摇晃晃地起身。醉意刹那间将头脑冲得昏沉,他失去重心,整个人向前跌去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 Marco下意识将人接住。昏暗的灯光罩下,李白俊秀的容颜泯没在暗色之中,只有一圈淡金色的轮廓。那金色诱人至极,Marco的手指细细地刮过,不由自主地低头,吻上青年的嘴唇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舌头撬开微合的牙关长驱直入,李白长长的睫羽掀动了一下,随即停滞在唇齿间黏腻的水声中。Marco的唇间带着清凉的薄荷气息,然而酒精所带来的炽热温度终于是抵消了这点清凉,随着吻从唇角到脖颈的转移而愈发滚烫,好像血液都要沸腾了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“喜欢?”金发青年伏在人耳边低语,因情/欲/而微微沙哑了音线更显性/感/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种人不去演情/色/电影,”李白胸口剧烈地起伏,他微微喘了几下,扬起下巴显出精致的喉结,“真是浪费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Marco低低一笑,抬手将李白的额发尽数揽向耳后。手指顺着皮肤一路向下,所经之地均是一阵小小的战栗。指尖搔刮着漂亮的喉结,但很快就发现了远比这吸引注意力的事物。Marco伸指再挑开一粒扣子,随后扣住人衣衫,慢慢向下褪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李白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去/床/上。”他低声道。

——

       发车入组√简单粗暴√顺便暖tag

查看全文
© 二子同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